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by 水徹一  at --:-- |  スポンサー広告 |   |   |  page top ↑

如入海境之神目 之四

一切的風雨瞬間化為烏有,心底無聲無息地產生出一種醇厚的安靜,他身上的雜質被家所洗滌得一幹二凈。
雖然他口中永遠不承認,但他一直一直最喜歡這裏。
這偌大的庭院,是祖上傳下來的祖宅,有太多的回憶產生於此,一直無法就這樣簡單忘卻。
怎麽可能忘卻。
昔日張溫詢問他名姓時,他已想好偷天換日之名,怎知脫口而出的還是自己的真名。
“淳於”二字對他來說實在太過莊重,以至於在茗鎮,他始終不肯改名換姓。血緣的羈絆使得他無法輕易斬斷那一絲細微的聯系,哪怕只是一個稱謂,一個無形的符號。
這樣的自己,如何歸隱。
爹,孩兒還沒完成您的心願,若九泉下有知,您會怎麽罰我呢?

“小叔叔!”還沒待淳於韞從沈思中反應過來,一個身影就竄到了面前,唬了他一跳。
“初曉,你……”淳於韞驚於小侄兒滿身的塵土,忙揮袖替他撣卻,“怎麽了,該不會……”
淳於韞猛然想起未進府前自己的擔心,渾身一顫。
“嘿嘿,沒什麽……其實剛才在後院爬樹玩,不小心跌了一跤。”淳於初曉感覺到父親投來的冰冷視線,連忙改口。
“爬樹?你幾歲了還爬樹?為父平日裏難道沒教過你家中的規矩?”
“是,孩兒再也不去了……吶吶,小叔叔,我很快就會比你高了喔!”初曉踮起腳竟已和淳於韞一個高度。
看著十二歲的小侄兒一臉陽光,淳於韞的笑容很僵硬。

淳於韞與初曉天生性情相投,四年的分離似乎只是一瞬,他倆不一會就嬉鬧成一片。
“哎,倒像是我生了三個兒子。”淳於越苦笑,“初曉,你先去外邊罷。我和你叔要談論些正事。”
“是……”初曉出廳門時一臉不情願,淳於韞對他使了個眼色,他才乖乖退下了。
“嫂子身體還好麽?我記得她先前……”
“不妨事,近些日子以膏方調養,倒比昔日好了不少。今日她和幾位夫人相約去雲霖寺上香,估計得明日才能回府。”
“那……闌夕?”
“這孩子堅持要跟去,我便遂了他的願。只是我始終不明白,他不過是個十四歲的半大小兒,那些佛門清凈之地對他有何吸引力。”
“這或許也是件好事。”
“韞,你指……”
“此事稍候再提。哥,這‘速回’二字?”淳於韞迫不及待地將信從袖中抽出,展開在淳於越的面前,“發生了什麽?該不會是淩道成那只老狐貍,想加害於你?還是說最近朝中有什麽變故?哥你和嫂子的身體還好吧?闌夕和初曉難道被其他子弟欺負了?啊,難不成是淩家的那個敗家子……快說,哥你快說啊……”他的聲音顫抖了起來,腦袋裏像被針紮了一般尖銳地刺痛著。
“怎麽可能,你哥我好得很。淩太宰最近可是很忙呢,他家的老爺子似乎是快不行了,圣上還特地準了假,讓他在府中盡孝。不是我說,雖然我素來與他不和,但舉孝這事,我還是不得不贊許一番……你遇見淩家的那個小公子了?我記得他有段時日是在茗鎮……”
“我恨不得扒了他的皮!他竟敢叫我小妖怪……可惡……可惡啊……”
淳於越嘴角含笑,擡手撫了撫弟弟的頭。
“從小到大,你這性子可一點都沒變……”
“這……那這信到底是怎麽回事?”
“哦,這個啊……不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嘛……你哥我啊,最近閑適起來,便想親眼見見你。”
“哈?”
“你極聰明,若多寫幾筆,就極易被你意料出真正意圖……我算準了時日,再略施加些恐慌感。依韞你的性格,不可能不回來。”淳於越滿不在乎地說道。收起了在外一副莊嚴的為官面孔,眼下的狡黠才是他的真性情:“這猩緋染,可是上品的染料呢。”
“真狡猾!”淳於韞拍案而起。
“彼此彼此,當年不辭而別的人可是你哦。”
“可是我們每值月初都會飛鴿傳書一次,互報近況。沒必要特地讓人快馬加鞭傳書到酒館!”
你知不知道這兩個字害得我擔心了很久很久!

淳於越忽然就不說話了,使勁地盯著弟弟的臉頰。
“怎麽了?”淳於韞覺得兄長的眼神使自己渾身不舒服。
“仔細一看,你也不小了嘛。”
“本來就是!”淳於韞生氣,生自己的氣。自己明明和兄長同父同母,為何他的身高連兄長的肩都不到。
“是時候給你說門親事了……你喜歡什麽樣的?明天哥就幫笨弟弟說媒去。”
“我才不要娶……我也不笨……餵,別給我扯開話題!”
“你的話題是什麽?”
淳於韞一時語塞。

淳於越看著自家弟弟的表情越變越扭曲,自己的心情是越加的愉快。可是凡事都有個限度。
“玩笑就開到這裏。其實我叫你回來,並不是沒有原因。”淳於越的聲音漸漸平復,沒了先前的波動。
“此話怎講?”這般幽然的氣氛倒使淳於韞吃了一驚。兄長臉上的認真表情前所未有。
“你也知道當今聖上慣有的作風。朝中現飄散起了一股強烈的驕奢之氣,各世家大族互比奢侈,以大族王、石崇二人之間的爭鬥最為激烈。這龍驤將軍王和南中郎將石崇,可是互相看不順眼的。聖上向來幫著舅父王,但石崇絲毫不以為懼。聖上賜予王的一株二尺珊瑚,被石崇打了個粉碎,然後取六七株珊瑚讓王任選,這些珊瑚樹高度皆有三四尺,光艷如耀日。”
“他們這是……”
淳於越點了點頭,一臉厭惡地繼續說道。
“平日也罷,這二人新近開始鬥富。王米漿洗鍋,石崇便石蠟作柴;王塗墻使赤石脂,石崇便用香椒泥與之抗衡。奢靡如此,各位同僚競相效仿。
“那我進城見到的布障,也是?”
“正是。先前王作紫絲布障四十裏,這石崇便用錦布障五十裏,轟動全城。這四尺珊瑚樹之事,已婦孺皆知。”
“豈有此理!”淳於韞想起在茗鎮時聽聞司馬炎荒淫無度,傳出“後宮殆將萬人”之說。原以為只是謠傳,卻竟是事實。
“上次早朝,尚書右丞傅鹹上書將其攀比之勢比擬為‘奢侈之費,甚於天災’,但聖上並不理會。要不是徐太尉與我力保,恐怕他現已身首異處。”
“怎會……”
“並且,這淩道成與我水火不容,總唱對角。上回散朝之後,他於林太保面前講了不少反駁我的尖銳觀點。正巧被一旁路過的中書令程桓聽了個正著,偷偷入府與我知會。不光是淩道成,我最近從司徒與太傅的行為中也能辨識出一種硝煙味來。其實我覺得,淩道成有時候是在提點我,進了官場,再如何也無法免俗。如今我可是分身乏術,處處註意言談舉止,生怕遭來滅族之禍。”
淳於越一臉愧色,聲音愈加深沈。
“你得千萬保重。有必要的話,這次回去以後,就不要再回來了。”
兩人相對無言。

傍晚他與兄長隨意對飲了些許時光,然後他便回房歇了。
一日的奔波之苦與思之切,重在此刻襲來。
也許是酒勁起了作用。
他覺得自己一睡下,就沒了意識。

(待續)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這一段雖然多,但寫得很苦……因為各官職都需要考證的關係,而我又是一個不考證就無論如何都不想動手寫下去的人。其實這樣也不壞XD
後續遙遙無期……囧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テーマ: 自作連載小説 -  ジャンル: 小説・文学
by 水徹一  at 22:32 |  斤染-Work |  comment (2)  |  trackback (0)  |  page top ↑
Comments

No title

這次的是兄弟情深,嗯嗯,后段顯露出危機的預兆也讓人在意,話說哥哥看不到小幽靈么,某還以為整個傢族都設定成了看得見幽靈的……
還有文字里透露出往事的痕蹟也很明顯……想知道……
唔,等待后續中……
by askaur 2009/01/29 20:07  URL [ 編集 ]

No title

貌似百鬼夜行抄里是家族設定……
不過這邊嘛……牽扯到劇透我就不說了先
希望能夠儘快完結啦~(合掌
by 水徹一 2009/01/30 14:08  URL [ 編集 ]
Comment Form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關于本站

水徹一

Author:水徹一
---關于本站---
輕小說心得存放所(主)
ACG相關心得出沒
自連載小說不定期更新

---關于站長---
水徹一/阿徹
閱讀狂人
ACGL愛好者
輕微書籍收集傾向
書況完整偏執狂
文學至上主義

【本站一切內容謝絕轉載】
【鏈接歡迎~請知會】

--本站LOGO--


---ACG角色圈---
[仙劍4]重光 懷朔
[仙劍5前傳]夏侯瑾軒 皇甫卓 謝滄行
[幻三4]樓徹 勾陳
[幻三1-3]杜晏 溫銘 水湘靈
[APH]伊萬 香君 貝瓦爾德
[軒轅劍]車蕓 姬良 司徒薔

我的書櫃

輕小說閱讀心得索引

自連載小說索引

--分類等級備注--
★★★★★=非常棒!
★★★★=還不錯看
★★★=一般一般
★★=有很大的漏洞
★=根本不能看嘛

●日文數字表(留言驗證碼用)
0: ゼロ / れい
1: いち / イチ
2: に / ニ
3: さん / サン
4: よん / ヨン
5: ご / ゴ
6: ろく / ロク
7: なな / ナナ
8: はち / ハチ
9: きゅう / キュウ

站內檢索
最新記事
內容分類
最新評論
留言簿

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

月別分類
最新引用
計數器
友站連接
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
RSS訂閱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

世界貼紙
free counters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