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by 水徹一  at --:-- |  スポンサー広告 |   |   |  page top ↑

過往是寂寞歸來之風 之一

我常常在想,如果沒有那個傍晚,也就不會有現在的經歷。
在之後的每一天裏,我無時無刻不在想著原本未曾有任何改變的生活。
那段歲月,雖然普通得波瀾不驚,但依舊感覺到輕松。
作為名門朱陽家的次子,我並未感覺先前的生活有何異狀。

先帝禦賜給朱陽家的整座偌大的莊園,是朱陽家的祖宅。這是朱陽家的祖先作為開國元老而獲得的嘉賞,也是我自小便記得的事實。
即便這些在改朝換代之後的太平盛世裏逐漸沒落。
父輩在我耳邊灌輸的盡是那些各路豪傑的英勇故事,並讓我跟著武術教師習武。
這也是祖祖輩輩安排下來的規矩,每一個朱陽家的男子必須武藝精通。
我也順從他們的意思,每天遵照囑咐拼命練習。
終於也能讓那個固執的長者點頭表示默許了。
只是,我一點也不喜歡。
聯想起血的模樣,血的顏色,就好象在其中映照著猙獰的雙眼凝視著我,不寒而栗。
即使知道那是我眼睛的倒影。

今天的天氣也和前兩天一樣,晴空萬里。
我躲在竹堂邊的竹林裏練劍術,這裏比較容易集中註意力,在廳堂邊人來人往實在讓人惱火。
真是一個完美的借口,即使外表上看來的確如此,我的心卻一直沒有註意到刀上。
我似乎聽見路過的幾個仆人在小聲議論著什麽。大概又是一些瑣碎到“你的報酬是幾吊錢”的平民話題吧。
我沒有興趣偷聽,將註意力又轉移回來。
聽著刀鋒劃過的風聲,仿佛能聽見誰在怒號,在控訴。
我衷心的希望我練習的東西永遠沒有用武之地。
在我正想得出神的時候,被打斷了。
“少爺,大小姐正找你呢。”傳話的是海離姐的貼身丫鬟鈴,於是我停下手中正揮舞的長刀,將它收進刀鞘。一邊將視野轉向那個嬌小身影。
我註意到她的臉一下子變得通紅,別過頭去,然後迅速跑遠。
奇怪了,我臉上有什麽奇怪的東西麽?猜不透她在想什麽。
不管她。先去找老姐,還真有夠麻煩。
待我穿過西庭到了花園,看見姐已經在廊橋那邊等我。還有鈴在一旁,這丫頭跑得有夠快的。
“阿,來得這麽慢你又是到哪裏溜達了!”

我是朱陽。別的我不敢說,但認為自己的忍耐力超乎尋常。
那個怒氣沖沖對我無緣無故亂吼的家夥就是我姐,朱陽海離。
“姐你那是什麽打扮,要去打仗也輪不到你吧。”
明明是女兒身,卻要逞強打扮得像個男人一樣。難道不明白安份地做女紅對我來說就已經非常安逸了麽。
我不得不重申我的看法:這年頭的女孩真是猜不透在想什麽。
不過其實這樣的她看起來也不錯。
深邃的柔順長發與墨眼瞳的顏色與我的如出一轍,只是發式上有些不同。與我單純的綁馬尾不同,她只是將齊耳以上的頭發束到腦後,用發帶紮緊,其余的頭絲就任風吹拂,更顯出高雅的意味。
看來更像是多了一個兄弟。
餵,那件長衫的料子該不會是那件父親先前準備給我的那匹上等織錦吧,怎麽變成衣裳穿到你身上去了。
瞪著我做什麽,你只要和我說一聲,我就堅決認同你就是我長兄,並把我要負的責任全數免費贈送給你,不要你的回扣喲。
我比她高出半個頭,說話自然不必太過老神,怎麽說她的個頭也比我小得多。
不過,這句話也只能在心裏默念,有的時候她的眼神往我這裏看時,我感覺在心裏默念的這句話也會被她看穿,寒毛直豎。
我在練武的時候她也一直在一起,武藝可以說是不相上下,她的實力我非常清楚。
若是被她知道的話就必死無疑。
我小的時候就因此嘗過她的獨創鎖肩摔,差點沒把我的背脊給摔斷。

“有什麽事啊,又使喚鈴來找我。”我只能這樣用很和氣的語調來問她。
她使了個神色,讓鈴退下了。
“看來你一點也不知道。”她冷冷的瞪了我一眼。
“什麽?”
“你沒從那些下人的話裏琢磨出一些東西來麽?”
“你在說什麽,我為什麽要偷聽這些?”
姐的臉色變得很難看,不像是原本的那個看起來很有活力的假小子海離了。
“你不知道我就詳細的和你說。不過要註意著附近,不要讓別人聽見了。”
我被這略含有些陰沈的語氣嚇了一跳。
她左右環顧了一下,極為小心的壓低了聲線。
“今天我從集市回來,在路上聽見許多人在談論著朱陽家的事。”
“那又怎樣。這很正常吧。”
“是的。當時我覺得很正常,但是內容就不一樣了。”

“藏寶圖!!我們武道世家怎麽會有這種東西!”我聽完姐的敘述不禁大怒起來,她急忙驚恐地捂住我的嘴。
“小聲點,現在幾乎整個鹹陽城都知道我們朱陽家在幾百年前秘藏了一份圖紙,上面標明了詳細的路徑,據說只要找到藏寶地點,就能擁有數不盡的財富。”
怎麽可能會有這種好事。
就像我反應的那樣,朱陽家世代投身武道,與經商之路毫無瓜葛。這巨額寶藏有如驚世之雷,在我的腦海裏炸響。它並沒有帶給我太多的欣喜若狂,反而使我覺得一種莫名的恐懼湧上心頭,以致全身顫抖。
不是這麽容易就有好事的。
現在最需要的是搞清楚這奇怪的謠言是從哪來的。
我正想說點什麽。

“哥哥,你在和姐姐說什麽呢?”
冷不防一個溫柔的聲音在耳邊滑過,我和姐嚇得渾身一震,不約而同往聲源看去。
“怎麽了,你們很討厭冰翎嗎?”那張小臉上頓時淚水漣漣。
本以為被發現了,但是事情卻不是這樣。
是年方十五的小妹冰翎。雖然比我和姐分別只小一歲和三歲,但是外表上看來卻只有十一二歲的模樣。
和我們倆的長相不同,她的發色是截然相反的銀,就有如晶瑩的白雪一般。金色的眼中滿是淚水,在她左耳上的蝴蝶傍彎月耳墜輕輕的搖擺著,
就像人偶娃娃一樣。
但是,呃,該怎麽說呢,還是不要哭了比較好吧。
“別哭了,不然爹又要責怪下來了。”我一本正經的對她說。結果稍有好轉的她又開始大哭起來。
我果然是不擅長哄小孩。
姐忙不叠的對她說“阿是笨蛋”“阿這個傻瓜”之類的話,總算是讓她咯咯笑了起來。
她的笑容倘若天神下凡般,周身透露出強烈的自然氣息,像是吸取四周的魄氣,給人一種震撼的感覺。
我看呆了一會兒。然後想起引她笑的老姐,胃就一陣筋攣。

正在這時,本應該在東廂側房的鈴慌慌張張的跑來。
“少爺,大小姐,二小姐,請快點離開吧!一群鬧事的人硬闖進來,到了大堂,把老爺給打昏過去了。”
“什麽?爹這麽害的人怎麽可能會被那些雜碎給……!我要過去看看。”
“請少爺快點離開吧,老爺在昏迷前一直在喊我們做下人的盡量讓小姐們趕快離開,這些人叫嚷著說是要搶走藏寶圖,要把莊內的所有人都抓去呢。”
“來者不善,阿你也應該想到。這個我在下午聽那些仆人們的傳聞已經預料到了。會有事發生,而且絕對是極壞的事。我們是賭註,在這攸關口我們便是朱陽家唯一的賭註,要做的事還有很多。我們應該趕快走,不辜負爹和大家的心意。”
“姐!怎麽可以…………”
然而我也不敢說下去了,現實就如此赤露得展現在眼前,將原本的夢境擊得支離破碎。
在一旁,姐的表情無比堅毅。
而小妹看著我倆一直沒有出聲,只是緊緊的攥住我的手。
我能想到,被那群混蛋抓住的後果決超乎想象。
我也知道,唯一能做的,就只有前行。

被迫踏上的那條路,本就如黃泉之國一般遍布荊棘,且難以找到回頭之處。說它是通向異地的媒介,其實對擁有者的本身,就是無比的煎熬。

(待續)
=================
這篇是三年前和論壇友人小N和小狐一起寫的作品,到十二章,但沒有完結。
偶然地又看到它了,決心將它完結掉。
因為是有趣的三人接龍,1、4、7、10章由我寫,2、5、8、11由小N寫,餘下章節則是小狐的作品。三個人分別用這篇文章中的三個主角的視角,由第一人稱加以闡述。
標題我改動了一下。
屬於我的章節,會適當的改動以更貼合劇情。其餘的,尊重原稿。
從十三章開始,將由我用旁人的視角進行劇情補完。

順帶一題,雖然第一主角朱陽的“”和我的昵稱“徹”有點像,但它們是完全不同的兩個字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テーマ: 自作連載小説 -  ジャンル: 小説・文学
by 水徹一  at 00:36 |  斤染-Work |  comment (0)  |  trackback (0)  |  page top ↑
Comments
Comment Form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關于本站

水徹一

Author:水徹一
---關于本站---
輕小說心得存放所(主)
ACG相關心得出沒
自連載小說不定期更新

---關于站長---
水徹一/阿徹
閱讀狂人
ACGL愛好者
輕微書籍收集傾向
書況完整偏執狂
文學至上主義

【本站一切內容謝絕轉載】
【鏈接歡迎~請知會】

--本站LOGO--


---ACG角色圈---
[仙劍4]重光 懷朔
[仙劍5前傳]夏侯瑾軒 皇甫卓 謝滄行
[幻三4]樓徹 勾陳
[幻三1-3]杜晏 溫銘 水湘靈
[APH]伊萬 香君 貝瓦爾德
[軒轅劍]車蕓 姬良 司徒薔

我的書櫃

輕小說閱讀心得索引

自連載小說索引

--分類等級備注--
★★★★★=非常棒!
★★★★=還不錯看
★★★=一般一般
★★=有很大的漏洞
★=根本不能看嘛

●日文數字表(留言驗證碼用)
0: ゼロ / れい
1: いち / イチ
2: に / ニ
3: さん / サン
4: よん / ヨン
5: ご / ゴ
6: ろく / ロク
7: なな / ナナ
8: はち / ハチ
9: きゅう / キュウ

站內檢索
最新記事
內容分類
最新評論
留言簿

全ての記事を表示する

月別分類
最新引用
計數器
友站連接
このブログをリンクに追加する
RSS訂閱
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

この人とブロともになる

世界貼紙
free counters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